印城黃河大合唱背後的故事

印城黃河大合唱背後的故事

傅竹生

十月十一號印城的黃河大合唱獲得空前的成功. 經過長年努力的ICCCI 合唱團,芝加哥合唱團和辛辛那提悅聲合唱團的團員們,巴特勒大學音樂學院 理查. 克拉克(Richard Clark) 指揮和教授同學們自然功不可沒。 每件成就的背後,都有無數的小故事。讓我們數一數這些小故事。

男高音的標準中文哪兒學的?

當兩位男高音,史都貝克和舒司特,以標準的普通話唱河邊對口時,台下觀眾發出了驚奇的笑聲。你知道他們的普通話怎麼學的嗎?  是 IUPUI 音樂教授孟垂远和他們一個字一個字,一個嘴型一個嘴型練出來的。

開始練黃河大合唱以後,團長周明社發現沒估算到的困難還多著呢

合唱團團長周明社和團員們當初決定演唱黃河大合唱時,只想到這件事有意義。該做,就去做了。芝加哥合唱團團長楊左就很難想像以大印城地區有限的資源和人力,能做出這麼完美的成果。可周明社團長沒想到的事兒多著呢:

BQ7Q1816唱黃河大合唱,得有足夠的基本功。  ICCCI 合唱團指揮劉小笛要求先攻關,對合唱團做「壓力測試」,從最難的部份開始練。最難唱的部份要能過關,才能走下一步。否則不必白浪費時間。

一番苦練,劉教頭總算點了頭。印城的黃河大合唱才有了譜。

交響樂團不能演奏中國小調

觀眾對中國小調的河邊對口聽得耳熟。但是交響樂團的樂器沒有中國小調的樂聲。 於是來自紐約,熟悉各國樂器和中國歷史的的克拉克總指揮 特別讓合唱團找來了中國小鼓,手鑼,木魚,配合演出中國小調。可這手鑼英文怎麼翻譯呢?  簡單, Shou Luo。

柯明演奏的不是典型的琵琶音樂

觀眾欣賞了名琵琶音樂家柯明的演奏。可知道她演奏的不是典型的琵琶音樂,而是她用個人特別發展出來的彈法,彈出三弦的聲調。神吧 !

理查. 克拉克教授的指揮過程比美日本名指揮家小澤征爾

也是音樂愛好者的大芝加哥地區華聯會主席汪興無博士表示,理查. 克拉克的指揮過程掌握了每一個細節,清晰的帶動了整個過程,詮釋了黃河大合唱的精神,比美日本名指揮家小澤征爾。

指揮的眼神似乎只關注我一個人

有團員納悶克拉克教授在指揮過程中,怎麼眼神似乎只關注她自己一個人。 一問之下才知道其他團員也都有樣的感覺。 為此,我們特別請教了克拉克教授,有關樂團指揮和音樂家心靈溝通的秘訣。克拉克教授只謙虛的表示,自己最崇拜能和音樂家溝通的指揮家。這也是他一生追求的目標。

演唱時王臨平情緒高昂,發覺自己即將哽咽,不得不強壓情緒

演唱過程中,克拉克指揮激發著合唱團團員們的情緒。來自辛辛那提的王臨平說,隨著演唱的進行,情緒高昂,突然發覺自己眼眶潤濕,她不得不強壓情緒。再不控制,她會哽咽,影響歌唱。

站在台上,王臨平深深以身為中國人為榮。其實,有這感覺的不止她一個人。

事業遍及全美,也身為芝加哥羅斯福校董的胡曉軍直言,這些成果來之不易。我們不能忘記歷史,透過音樂讓中國人和美國人相互了解。中國有了和平,世界就和平了。可不是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