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母的映象

父与母的映象                                      传明

北美五月六月,春滿人間,也是溫馨的母亲父亲節期。此地人心沒有一絲 “哀哀父母,生我劬勞” 的悲情,至多對 “父兮生我, 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相視一笑。养育子女是天經地義,哪有要孩儿背負報恩重任?這裡沒有孝治天下的文化,長幼同釣魚共烹飪,其乐无窮。一旦父母去世,儿女記述生平趣事,笑到哽咽淚下,就完滿謝幕了!

回想五千年文化古邦,当然不少懿行良模,我們的兩大聖賢孔子孟子,都是良母栽培出來的。颜征在17歲嫁给66歲的叔梁纥,屈居小三,生下孔子;叔梁纥去世后,孤儿寡母被迫遷,孔母並不气綏,招來几个和兒子年齡相若的小孩開創了Home schooling!她的教學法先进了幾千年,培育出懸爍古今的偉大导师:孔子學習得轻松快樂,全盤掌握母亲誘導的知識,滿有創意,尋索一些深刻淵博的問題。当儿子学习视野更高更闊,颜征在自感不足了,便求助于自己的父亲。孔子的外祖父颜襄,是博通古今的学者,淳淳善誘倾囊相授之下,孔子的人生观价值观就一步步确立了!

除了孔老夫子,我們小時听过孟母三遷和“子不學,断机杼”的故事。每一偉大男人背後有更偉大的女人,旨哉斯言!所羅門箴言要父母“教養孩童,指示当行的路,他到老也不偏離。” 雅歌唱出:“你母亲在為你劬勞。”  因此人应該 “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圣经教育不是教条,不單啟发頂天立地的人格,栽培謙卑敬愛的品行,更告訴我們:人間虽短暫又支离破碎;亲人虽有优点也有缺失;上帝至高完美的映象卻永存。

圣经也指出人自古傾向从惡弃善,上樑不正,遺传在血液里的罪就一代一代使人失敗滅亡,父母对孩子的理解与帮助是有限的;但神在主耶穌里有超越父母的公义与慈爱。 “母亲怎樣安慰兒子, 我就照樣安慰你們!”(以賽亞书66:13)  还有: “父亲怎樣怜卹他的兒女,耶和华也照樣怜卹敬畏祂的人。”(詩篇103:13) 无限的安慰与怜卹卻正等待人向主耶穌开口。因此浪子可以回头說:“父阿,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做你的兒子。”从此污穢罪人竟蒙天父拥抱和洁淨,換上欢宴新衣;孤苦混乱的心豈不應該向祂降服說: “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不敢行!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母亲的怀中。”

自古以來,各民各族都自以为比別人优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传統猶太人既排斥其他民族,更重男轻女,然而新約开头的马太福音,記录天国之王耶穌基督的家譜,偏偏插进五位被看不起的女性,好几位还是明文禁止的外邦人。請看下文:

“1:1 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后裔子孙原文儿子下同〕
     1:2 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犹大和他的弟兄.
     1:3 犹大从他玛氏生法勒斯和谢拉.法勒斯生希斯仑.希斯仑生亚兰.
     1:4 亚兰生亚米拿达.亚米拿达生拿顺.拿顺生撒门.
     1:5 撒门从喇合氏生波阿斯.波阿斯从路得氏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

为什么這段圣经沒有記載 “亞伯拉罕从撒拉生以撒,以撒从利百加生雅各,雅各从 …..”?卻偏偏写上: 3“犹大从他玛氏生法勒斯”; 5“撒门从喇合氏生波阿斯.波阿斯从路得氏生俄备得.”?究竟天意如何? 原來古代男权正統下,他玛氏为了爭取应許的儿子,大违不道,差点被活活烧死!而喇合氏則是当灭之外邦人妓女,只因她深明大义向神求救的信心,被撒門看中了!从这对父母生的儿子波阿斯,也自小心胸寬广,仁俠为怀;成了伯利恆首富,还对从約旦來乞讨的寡妇仗义保护。原來五经命定:摩押人十代之后也不得归化为以色列民,波阿斯卻凭着信心与真愛,排除万难,公开订娶路得氏为妻!這些卑微的妇女名列救主耶穌基督的家譜,千秋万世之后,还让人类領悟神的聖潔公义与恩典,远超传統教条与人的界限:“压伤的卢葦,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外邦人要仰望他的名。”

人类文化中如果有不拘小節的光明磊落,寬厚饶恕,幽默深刻,長久忍耐的爱,就反映了神的映像和祂为我們預備的完美家園。而母親节父親节,当让人心回复柔軟,情系天家!

走筆至此,想起一对滿有耶穌形象的父母。2004年回国時,袁老師嘱咐我順便探望郑老師夫妇和殘疾孩子。郑老師是韩国人,当時在北大哲学系兼客座教授,著作等身,卻陸续收奍了十几个孩子,把袁老師靠承泽园的小平房改装成五脏俱全煥然一新的儿童乐园,那时孩子们一律姓郑,刚开始叫“爸爸”“媽媽”,卻沒有戶口,因为都是生來的殘疾弃孤!我们探訪过不少孤兒院,但郑老師伉俪无微不至的慈爱让我心深震撼;內人是儿科医生,就順便給他們診症。几年后再访郑家已经搬到广西陽朔,他辞去教席,专心在山清水秀的驥马村山林中开辟出一片爱心之家,除了要日夜照料十几个残疾孩子的起居飲食和心理健康,让一家喜乐相爱,还要办手续爭取入学,带去大城市动手術等,困难重重。后來再访阳朔時,郑爸爸陪郑妈妈回韩国治疗淋巴癌去了,孩子们在其他义工努力照料下,显然有点失序,令人担忧,我們请国內外弟兄姐妹恳切祷告;感謝神垂听困苦人的祷告,一年之間,郑妈妈竟然康复回來,全家团圓!這双活像耶穌的父母,继续靠主喜乐,用生命至爱发展爱心之家,让孩子们胜过残障,漸漸成長,成为有伟大心智能力,反映上帝形象的人!

是的,“压伤的卢葦,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祂不因艱難灰心,不因罪惡环生而喪胆,卻让祂的兒女在人間建立真情,正義和公理!這是多么深刻的父母映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