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

  靴   

李红

Hong

“穿新鞋,走老路”的苦主

       知道靴子已经流行很多年了,但今年突然发现居然风靡到几乎人人必备,身边的女士们不是长统靴就是雪地靴,才感觉自己脚上的棉皮鞋陈旧而笨重,行走时“咚,咚,咚”的掘着地面,像锄头刨地。

       可那些靴子没一款打动我,想着自己又不是时尚达人,所以依旧没打算跟风,只盼望这风气潮流快快过去,那时我混在人堆里也就不显得那么老土守旧了。

       直到今年2月教会举办春节联欢晚会,我们小组表演小品剧《路得记》。我对这个故事发生的旧约时代,无论风土人情,还是服饰礼仪,所知都来自看过的电影,服饰只对长袍和包头的长围巾有印象,所以对演员选服装没有具体要求,只说要神似,漂亮就好。那天我一进教会,就看见饰演路得嫂嫂的演员海非常漂亮,仔细看,原来她化了淡妆,脖子上一条亮丽的长围巾,到舞台上就是头巾,身着白色长款薄毛衣,权当长袍,下面是深灰色薄呢短裙和黑色裤袜,脚蹬黑色绒面平底长统靴,整个像换了一个人,高雅漂亮又时尚。

       我忙不迭地夸赞,她还问:“这身合适不,我带了很多衣服,不行可以换。”我忙说:“这样很好,观众一定喜欢看神似又漂亮的形象。”

       正说着话,只见饰演路得的演员霞神采奕奕,迈着轻盈的脚步像一股旋风进了门。我们的注意力顷刻都集中在她的脚上,她好像穿着袜子就走了进来,不对,应该也是鞋子,可看不到鞋底的痕迹,极像一双有形状的黑丝绒袜,柔顺贴身,将脚和腿包裹的精巧雅致,而且像长筒袜,从脚尖一直延伸到裙子里面,不知到怎样的深处。那小脚让我想起奶奶裹的小脚,所穿的绒面尖角鞋也是鞋底和鞋帮的过渡了无痕迹,不同的是奶奶的裹脚小归小,但缺乏美感。可眼前的这双小脚和纤细美腿让整个人都显得精干利落,像《射雕英雄传》里的巧黄蓉,而霞的精神状态也是跃跃欲试的,仿佛只消一根打狗棒就能舞将起来。

       人要衣装!此乃真魔鞋也!

       面对这个魔鞋,我和先生同时说:“能摸一下吗?”不等回答手就伸了出去,刚触到,先生终想起了什么赶忙收回,我打破沙锅问到底,用手感觉面料材质。霞将腿抬起来放到椅子上方便我摸,嘴上忙着应酬:“可以摸!可以摸!”然后给我启蒙:“这是ST品牌的一款长靴,像内增高鞋,高跟在鞋子里面,和脚包在一起,显得很利落。全鹿皮,柔软又御寒。长至膝盖之上,非常贴身,就是紧的意思,以至于穿的时候都费劲,江湖人称瘦腿神器。原价七百多美金,国内卖一万多人民币,我赶巧捡了棵大白菜,就是捡了便宜货的意思,半价三百多美金买的。”

       我惊讶道:“什么?连你穿上都费劲?这就叫瘦腿神器?我以为是胖腿穿了显腿瘦,原来是瘦腿者的神器,变本加厉的显瘦。再者说,都大白菜了还三百多美金呢。”

       海宽慰我:“市场上各色品牌,款式,价钱的靴子有的是,现在开始换季销售,耐心挑选,肯定能买到满意的靴子。”

       我松了口气:“我要打破拥有靴子的零纪录,明天就去买。”

       霞说她们俩给我成功种草,就是让我为某一个商品变得心里痒痒,动心想买的意思。

       那晚的演出非常成功,之后收获了许多夸奖,而我兴奋的回之于他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女演员各个美若天仙?服装传神又漂亮?”其实按耐不住的是:“我明天也去买靴子来穿。”

       在仔细研究了各色靴子和搭配之后,发现对靴子我也不是零拥有,其实我有一双短靴,时尚的做法是配窄而短的牛仔裤,或配合靴筒的长度将牛仔裤折个边,或将瘦长的裤子捅进靴子里,这样都很显精神利落。而我化神奇为腐朽,把它当棉皮鞋穿,用又肥又长的筒裤遮住靴筒,显得格格不入,关键是不入时。

       赶上换季销售,我用白菜价买了两双长靴子,但此白菜非彼白菜,依然花去不少银两。

       第一双是CK的长靴,以前以为CK是大牌,但和真正的大牌ST对比之后才发现,简直就是在夹缝里求生存的小家碧玉,羞羞答答的。首先没有内高跟,完全平跟,有不太明显的鞋底,这多少影响脚部的俊俏,但好歹靴子长过膝盖。其次完全不是皮制,仿皮绒面,不知什么织物,也薄,估计御寒能力微乎其微。关键是我原本穿7·5码的,但试穿下来又大又肥,只好买7码的,勉强服贴跟脚。天哪!CK你是多么体贴胖人哪?完全没有ST瘦腿神器的霸气和自信。但我穿着依然显出柔美俏丽的效果,感觉终于甩掉了脚下的一双镢头。我配穿齐膝裙,也有像身着长筒袜,从脚尖一直延伸到裙子深处的神奇效果。

       第二双是SE的长靴,终于有了些真皮,在鞋面上,这是我不甘心标签的描述去和售货小姐亲自证实的,其余部分依然是仿皮绒面织物,稍厚些,估计御寒能力略有增加,长度到膝下,高跟,跟的高度和粗细正和我意。配黑色裤袜和薄呢短裙很显靓丽时尚。

       我之所以都选择仿皮绒面的靴子,就是相中它在腿脚上柔顺服贴像黑色丝袜的感觉,显得腿脚纤细美观。不然人高马大如我再蹬双亮皮长统靴,像双腿套了硬壳子,威武雄壮,担心被误会成纳粹党卫军的打手。

       我在家里试着穿靴子和那些裙子毛衣搭配,洋洋得意之余去和儿子显摆,让他接受妈妈年轻了十岁这个铁的事实,不成想他当头一棒:“嗨!你怎么能穿?这是teenage 青少年穿的,我朋友的妹妹就有一双。”

       我一下凉了心,我是想扮嫩,但只想年轻十岁,不是三十岁,我没这个勇气和必要。难不成我心爱的靴子还没宠幸就直接打进冷宫?终身平躺在我的衣帽间里,不曾站立行走过?不曾见天日?

       不对啊!CK和SE都是成年人的品牌,我也是在成年人的服装店里买的,怎么就变teenage 青少年穿的啦?几天之后我和儿子摆事实讲道理,据理力争。最后他不耐烦道:“我又不懂女人的穿着,你还是问你朋友去吧。”算是放我一马。

       记得刚上大学不久,宿舍对面的学姐和我家同在一个院校,周末从家里回来带给我二十块钱,还有我妈的嘱咐:“买双棉皮鞋,千万别是高跟的。”我非常清楚这句话丰富深刻的思想内涵:“不能养成比吃比穿的坏习惯,思想变复杂了学习容易分心。”我当然买的是平跟鞋,外人以为我家教好,其实是我不想惹麻烦。毕业后买的第一双高跟鞋就是宣告:我成年了。也宣告主权:我的穿着我做主。

       就一双鞋子,年轻时听老妈的,年老时听儿子的,我真是一苦主。

       儿子这关过了,接下来我自己这关不好过。等到礼拜天,计划穿鞋子出门的日子临近,我突然发现自己从来就不时髦,根本没勇气穿靴子出门。后来那个礼拜天下大雪,我心里一阵轻松:好!好!是场及时雨,不用穿靴子了。

       新靴子给我带来了压力,我把烦恼述说给朋友Nancy:“担心我的靴子太时髦太扎眼,我穿不出去。”她鼓励我:“你穿出来吧,让我看看。没事,没人注意的。”终于有一天,天气晴朗,我也鼓足勇气穿了靴子,她夸说好看,还不忘宽慰我:“没事,一点儿也不时髦。”我嗔怪道:“看在没人注意的份上,你能不能说还挺时髦的,给我点儿安慰和鼓励?”

       因着买靴子的强劲东风,继续买。第三双是双皮质小短靴,深棕色,估计将来也难逃当“棉皮鞋”穿的命运。而之前的“棉皮鞋”高跟被狗狗啃得露出白色的塑料,像森森白骨般恐怖。向儿子告状,他护短道:“咬着高跟也算咬鞋子吗?高跟本来就没用处啊,根本就是不该有的东西啊。”

       第四双是黑色绒面包脚面小靴,最贵,反复强调是意大利产,完全回避材质描述。好歹穿着舒适,也算物有所值。

       嗨,新靴子倒是买回家了,可难改我不时髦的本性,估计也就鼓足勇气新鲜几次,之后依旧穿“棉皮鞋”过冬,可谓“穿新鞋,走老路”矣。

阅读更多作者文章,请点击这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