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爱的父亲

我的亲爱的父亲

许海红

2014年在美期间,一个在国内电力系统从事老干部工作的朋友给我发来微信问:“你的父亲叫XUSHAO?”我说 “是的”又问“他是上海电力系统一百零八将之一?”“咦?你怎知道?”“我在《上海电业学校同窗留影集》看到了他的照片,跟你很像,只是他的名字被编在已故里。。。。。。”
是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42年了,但岁月碾过的是那份积压在儿女心底的怀念!我恳请朋友把老干部呈送给他的书转送给我,因为这是唯一一本记载父亲生命轨迹痕迹的书。
捧着影集,思绪即刻泛滥。。。。

imageimage1

image

作者许海红的父亲许韶在影集中的照片

父亲祖籍安徽,在上海出生。童年是在淮海路重庆南路老式洋房的阁楼里度过的,据小姑回忆说:小时候因为家里孩子多,,虽然不寒酸,但也不富裕,有一次,他们家的邻居在吃西瓜,父亲闻到了味道,很香,但他却狠狠地把门一关“哼!啥了不起,我家才不吃!” 小姑的讲述,再一次让倔强、刚烈胸怀大志的父亲清晰地展现在我的脑海,泪止不住的落,我知道,您这是在对自己承若:我一定要为家人创造幸福!可就在您用自己的智慧、勤劳、刻苦、努力成就了家人的幸福之后,自己却早早地离开,那年,我16岁,您才42岁!

父亲的中学是在上海比乐中学完成的,后来考上了上海的同济大学,但恰逢上海电力学院招募首批学员,于是他和其他已被上海各大名校录取的一百零八名同学一起组成了上海电力学院的首届生,后来首届毕业生成了上海电力系统的中流砥柱(被誉为上海电力系统一百零八将),而父亲却被中央核工部点名去了中国第二机械工业部兰州404厂,从事核事业的开发和研究直至生命的最后!
父亲长得很好看,总让所有认识他的人低估他的年龄。有次,他回上海探亲,跟着外婆去菜场买菜,结果卖菜的营业员对外婆说:你这个儿子长得很漂亮,有没有对象啊?我女儿。。。。。。外婆一脸得意地说:这是我女婿~
父亲最爱读书看戏还有看电影,很有情调!记得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跟着父亲去书店和看电影还有拍照,但是总不过瘾,那时候电视机稀奇也很贵,他干脆带着我和弟弟去商店买了一台幻灯放映机让我们在家里看样板戏。我还清晰地记得那营业员对着我和弟弟说:你们这个“哥哥”真好!
父亲还是一个既和蔼可亲又非常严厉的人。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碎了花瓶,还嘻嘻笑,结果他第一次大声严厉地批评我说:做错了事情还笑,为什么不总结一下以后应该怎么做?虽然当初有点难堪,但这次批评让我受益终生,我知道人就是在不断地自我纠正中长大的!
父亲总是那么慈爱、善良,关心别人比关心自己更多:小时候一直听见父母“吵架”而吵架的原因都是因为父亲让母亲休息,而母亲总是在那里忙个不停;父亲总是“先替别人打算,然后再替自己打算”记得1970年随外婆一起去兰州探亲,每次见父亲回家总是远远的把工作衣放在离家门很远的地方,并告诉我们,千万别碰!后来才知道,他经常为了获得现场(放射源控制区)设备运行的第一手资料就直接冲进去!

作者小海红与父母的合影

作者小海红与父母的合影

父亲最后一次来上海是参加秦山核电站项目开发研讨会的,1973年5月,他在一个星期内奔波于嘉定、海盐、上海之间,每次回到家里我们都已经熟睡,但是,即便再晚,他还是要回到我和弟弟住地方看看我们熟睡的脸,因为来上海一次实在不容易,他不想错过和我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就这样,工作的压力和辛劳终于在他回兰州之后倒下了,从此就再也没有站起!
2004年,我工作的单位承接了TQNPC核电机组维修项目,我决意要去,我要去寻我父亲的踪迹去抓住他曾经留下的影~项目结束的时候,我去拜访了当年和他一起在404厂工作的同事(现任核电站总工程师)他一看见我就滔滔不绝地对我说:你父亲非常了不起,我们都非常喜欢和他一起工作,他话不多但心很细,他很博学、厚道、严谨还有为人处世的真诚和善良,他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很崇敬,只是可惜。。。。。。
我亲爱的父亲
只可惜您为我们缔造了幸福后自己却走得那么早;
只可惜您没能亲眼看到您的儿女子孙长得有多好;
只可惜每年12月13日我只能在日记里和您说话。。。。。。

虽然您离开我们已经42年了,但历史可以见证: “您永远在我们心里活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