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悲劇

brain

文:心理咨詢師/高秀瑩

翻譯:呂曉煒

 

作為一個印第安納州立特許臨床社會工作者和心理治療師,我希望借此機會來反思中國社會心理健康治療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因為未經治療的心理健康障礙是非常嚴重的疾病,可能導致重大的機能障礙,使人無法進行基礎的日常活動和履行職責。最壞的情況下,未經治療的心理健康失調會導致自殺。

中國移民尋求社區幫助和治療的阻礙是什麽?中國移民對心理健康有什麽看法?基於研究性學習和我過去18年的臨床實踐和觀察,少數族裔和移民對心理健康的知識非常有限,且存在很多誤解,無法充分利用社區精神衛生資源。當他們最終得到幫助的時候,情況往往已經嚴重要需要住院治療。

我總結出了一些調查結果:

一,會說中文的社區精神衛生專業人員數量非常有限,大部分移民不具備心理健康保險或者保險的覆蓋範圍不足。有些人擔心他們的心理健康診斷會永久性地跟隨他們,會被公布於眾,因此他們的事業和未來會被心理疾病的記錄而影響。而事實上精神健康狀況和治療記錄在健康信息病人隱私法(HIPPA)下收到高密的保護。

二,大多數中國人缺乏對精神疾病的確切知識。精神疾病並非個人性格的軟弱,也非一個人心智的瘋狂。生物,心理,社會因素都是心理健康狀況發展的重要因素。例如,如果一個人的家庭有抑郁癥病史,那麽這個人在面對壓力時就會有很大幾率發展出抑郁癥。

三,大多數中國父母往往會通過測量孩子的學習成績來衡量孩子是否乖巧。當孩子非常聰明,學習成績很好的時候,他們就是好孩子。因此,中國學生習慣於通過學業上的表現來衡量他們的自我價值和成功,並暗示自己學業上的失敗就是對自己和家人的羞辱。這種自我批判的聲音,對丟面子的恐懼,害怕令家人失望的擔心制造出無法承受的壓力,自我否定,對生活和未來的絕望和無助。情緒困擾,恐懼,擔憂,消極,自我否定,無助和絕望都是抑郁癥的常見癥狀,也是我們的身體對外界呼救的跡象。

四,中國人往往會通過軀體癥狀和疾病來表示精神壓力。他們經常求助於身體的不適,入睡眠障礙,疲勞,胃腸道疾病,頭痛,飲食失調,慢性疼痛,即使這些問題可能是源於心理健康問題。中國醫學和哲學強調身心一體化奠定了中國人將精神和身體看待為一個整體的基礎。當身體病癥源於心理成因,治療也應該正對於心理的治療。正如我曾經給我的一位病人說:“如果你心臟有問題,你會去看腳醫生嗎?”中國有句俗話,“心理問題需要心靈良藥。”

五,心理健康障礙給人造成的丟臉和尷尬,也可能阻礙中國移民尋求心理健康服務。他們會選擇保留他們的困難和情緒問題,因為它們可能意味著個人的失敗,而這實際上只會讓他們在抑郁癥和焦慮癥面前變得更脆弱。慢性和未經治療的抑郁癥是自殺的首要原因。

六,中國文化重視孝道。作為對父母和親戚的尊重,他們認為對醫療服務人員談論家庭的情況是可恥的,不尊重的。而事實上慈愛的父母只想要給孩子最好的,他們常常從自己的父母和社會期望那裏學習到不正確的養育方式。孝道是中國的價值,單位了提高全民的健康和家庭的和諧,尋求必要的幫助定會帶來持久的利益。

七,心理健康治療是西方的傳統,而單一心理輔導並不能解決根本的問題。心理健康的治療不僅僅是談論問題。它集合了藥物,個人的特點,文化價值和宗教信仰,以實證為基礎的心理治療幹預措施,以及環境的幹預措施。詢證心理治療方式包括但不限於激勵式訪談,行為治療,認知行為治療,表現治療,解決問題治療,情感表達治療,等等。一些治療模式實際上是東方哲學的基礎,入道家心理治療,佛教心理學,接受和承諾治療。我的許多客戶曾經告訴我說,心理治療幫助他們發現自己,建立他們的信心,提高他們解決問題和壓力的能力,培養他們靈活的思維,以不同的角度看待生活中的問題。

八,心理健康的治療非常昂貴,很多患者沒有將其列入優先治療的行列因為他們不認為這是個生死攸關的問題。事實上,心理健康門診治療是最便宜的治療。大多數患者在6到20次治療之後能夠得到顯著的功能改善。一次45分鐘的心理治療平均費用在100至150美金之間。一些有壓力導致的焦慮,抑郁的患者,他們的調節障礙和失眠癥狀會在3到6次治療之後得到改善。我們都曾耳聞自殺是嚴重抑郁癥的結果。曾有患者因為強迫癥不斷清洗和消毒他們的手,身體,屋子,因為害怕沾染細菌和疾病。曾有患者因為社交焦慮障礙而不願意離開他們的房子去購置食物或者看醫生,即使他們正在經歷嚴重的病痛,因為他們在人群中感到害怕,緊張和尷尬。所以,心理疾病極有可能危及生命。

我衷心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幫助你理解你的個人偏見和文化障礙,為你和親人尋求治療。我在過去的18年裏曾與不同種族不同年齡的病人合作過,因為社會賦予的精神疾病方面的恥辱,他們中的許多曾對心理健康治療充滿疑慮。通過有效的治療,大多數人已經從他們的心理健康障礙中恢復,進而得以追求個人夢想和目標。

我將以一位匿名人士的抑郁癥康復感言結束這篇文章,“我曾獨自一人,與我的抑郁癥抗爭多年。我找不到我的希望和未來,直到你問我,我是否有結束我自己生命的想法。我很高興終於有人問了我這個問題。你救了我的命…你是我的救命稻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