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厨房菜谱

百姓厨房菜谱

李红

编辑部的又一个例会,大家讨论报纸的扩版增容,陈主编建议每期刊登一个菜谱,得到众人的支持,那么,这菜谱放到哪一版由谁来编排呢?

我想到一句流行语:“不会做菜的老师不是好编辑。”于是主动请缨:“我来编写菜谱,就放在我的『休闲·生活』版面。”

陈主编立刻正色道:“那说好了,每个菜谱的用料不要超过五样。”

我不厚道的笑了:“陈主编一定受过什么刺激,你到底有多怕繁琐的菜谱?”

其实受过刺激的是我,记得所遭到最大的挫败感,是来自于《红楼梦》中一个秃头和尚说给宝钗的“冷香丸”配方。当然这不是菜谱是药方,但其道理是一样的,说到底就是帮人和烦人的区别。

原以为看名著,治“无名之症”,这偏方得来全不费工夫,想法和周瑞家的一样:“不知是个什么海上方儿?姑娘说了,我们也记着,说与人知道,倘遇见这样病,也是行好的事。”

宝钗姑娘倒也大方,先说用料:“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

听到这里,我有点儿沉不住气了,周瑞家的何尝不是呢?“嗳哟!这么说来,这就得三年的工夫。倘或雨水这日竟不下雨,这却怎处呢?”

“所以说那里有这样可巧的雨,便没雨也只好再等罢了。”

多亏宝钗姑娘的好性情:善忍耐,会等待。

再接着讲原料:“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

和以巧为贵的原料相比,似乎做法和服用还好办些:“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内,埋在花根底下。若发了病时,拿出来吃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周瑞家的听了笑道:“阿弥陀佛,真坑死人的事儿!”

我也想说:“这是治病的药方,还是害人致病的法子?”

连宝姑娘都说:“不用这方儿还好,若用了这方儿,真真把人琐碎死。”

关于这“冷香丸”的配方,宝钗总结其特点有二:

第一:“东西药料一概都有限,”就是或十二钱,或十二两,用量有限。关键是大自然面前人人平等,无论穷人富人都一样需要等待,慢慢收集原料,如果那个时代蜂蜜白糖也算奢侈品的话,十二钱毕竟有限。无需举薛家之富贵,穷薛蟠之神通广大,到底不似“要几篓极肥极大的螃蟹来”,更不似“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的樯木棺材。

第二:“只难得‘可巧’二字。”收集雨露霜雪只有‘可巧’二字,常人想法和周瑞家的一样:“等十年未必都这样巧的呢。”我认为和用“原配的蟋蟀一对做药引子”一样刁钻,几乎没有可操作性。

难得宝钗运气好,赶得巧,她如此说:“竟好,自他说了去后,一二年间可巧都得了,好容易配成一料,如今从南带至北,现在就埋在梨花树底下呢。”

搞得这样神乎其神,那“冷香丸”到底能治什么病呢?周瑞家的也好奇:“这病发了时到底觉怎么着?”

宝钗道:“也不觉甚怎么着,只不过喘嗽些,吃一丸下去也就好些了。”

听来这“冷香丸”能治轻微的哮喘和咳嗽。

就这?好像性价比不合算嘛!我要是在报纸上介绍“冷香丸”的配方,估计能把陈主编气得跳脚。

风风火火如史湘云等人,怕是无福消受“冷香丸”的。得有宝姑娘的富贵鸿运,兼闲情逸致,才能配成一料,并存埋在梨花树底下。人不同,生活方式就不同嘛!总之,陈主编的意思我明白,我们不能把报纸的读者定位在宝钗的水准上。

言归正传,咱们说菜谱。还是《红楼梦》,说的是道茄子,名茄鲞,好像是道凉菜热做?

反正凤姐儿对这道菜颇为自得,她依贾母之言,搛些茄鲞送入刘姥姥口中,因笑道:“你们天天吃茄子,也尝尝我们的茄子弄的可口不可口。”

刘姥姥笑道:“别哄我了,茄子跑出这个味儿来了, 我们也不用种粮食,只种茄子了。”

这茄子好吃的令她难以置信,得仔细求证。

众人笑道:“真是茄子,我们再不哄你。”

刘姥姥诧异道:“真是茄子?我白吃了半日。姑奶奶再喂我些,这一口细嚼嚼。”

凤姐儿果又搛了些放入口内。刘姥姥细嚼了半日,笑道:“虽有一点茄子香,只是还不象是茄子。 告诉我是个什么法子弄的,我也弄着吃去。”

谁不想让茄子吃出肉的味道呢?这菜谱一定要讨。看来以后编写菜谱,一定得先卖关子,先激发读者的兴趣。

凤姐儿笑道:“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削去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乖乖!“这也不难。”多亏站着说话不腰疼,凤姐儿说的如此轻巧,敢情不是她动手。我大致总结如下:

油:鸡油,香油,外加糟油。

刀法:削,切。

做法:炸,煨,收,拌,炒。

用料:茄子(才下来的),鸡,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

其中鸡包括:鸡油,鸡脯子肉,鸡汤,鸡瓜(据道听途说是鸡腿肉)。

而“各色干果”最妙,有种发挥空间无穷无尽的玄虚。

如果报纸刊登了这道菜谱,以下能代表部分读者的反映:

刘姥姥听了,摇头吐舌说道:“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

看来刘姥姥知难而退,要打退堂鼓了,我深有同感:“香归香,不过是个烂茄子,倒要糟践十来只鸡,不吃也罢!”

这道倒霉茄鲞是宁荣两府的菜,显然不是刘姥姥的菜。估计这个菜谱一样能让陈主编气得跳脚。

我们报纸自然不能定位在宁荣两府的水准,那能不能定位在刘姥姥的水准呢?可庄户人家如刘姥姥,有什么菜谱呢?需要菜谱吗?劳作之余,田间地头,一手拔一棵大葱,一手摘一根黄瓜,随便在衣袖上蹭蹭,然后,一口大葱,一口黄瓜。您要管这叫下午茶,您就太矫情。那要实话实说呢?一样行不通!“曲高和寡”,但曲调平淡粗简,一样和曲者寡。所以我会编写一些农家菜谱,那种缺油少盐的粗茶淡饭,但不会以其为主导。

菜谱是什么人编写?为什么样的人编写?这是两个首要问题。据说,国内的时尚杂志现状是:月薪八千的人告诉月薪三千的人那些月薪三万的人是如何穿衣服的。

那是不是让一个没见识过满汉全席的我绞尽脑汁给大家编写一本宫廷菜谱呢?其实,犹如要我炮制冷香丸配方和茄鲞菜谱,我和读者都会认为很无聊,那务实的作法就是“以身作则”,以我自己的生活标准为基准,编写百姓厨房菜谱。

一直以来,我貌似吃穿住行样样讲究,其实呢,穷人过日子的法子我都会,名副其实的伪小资,但愿我能代表一干人等。

我的菜谱原则如下:

第一,所用食材易于购得,不会出现“龙肝凤胆”,这犹如让您搭梯子上天摘星星一样不负责任。不会有“鱼翅鲍鱼”这种价格昂贵,营养价值有限的物件,若您真要贯穿执行一种奢侈浮华和真假难辨的繁荣,要与保护环境和保护野生动物的理念作对,大可以去豪华酒楼招摇过市,恕我不能提供帮助。也不会有“原配的蟋蟀一对”,这貌似草根亲民,实则莫名其妙,是刁钻苛刻的蛊惑。

第二,化繁为简,操作务实。每道菜都是我的家常菜,做过多次,做法成熟稳定,易于传授模仿,不会有“炸,煨,收,拌,炒,煮,蒸,烤”多种操作方法齐头并进的情况出现。我的家常菜大部分用一种方法,偶尔用两种,很少用三种。而“炸”,因健康的原因,也因操作麻烦,我已放弃多年。

第三,健康合理,坚持宣传推广科学饮食理念。像用乾隆年间传煮下来的老汤炖制了七七四十九个钟头的熊掌,肯定不会有,顶多有蒜泥麻油水晶肉。

第四,我保证介绍的菜肴美味,我的口味很挑剔,自认为品味高超,独对美味佳肴有理解力和接受能力。别把伪小资不当小资,一样不是浪得虚名的。

总之,我的菜谱就是在每道健康合理的美味佳肴后面,讲述一个偷工减料的故事。偶有例外,比如说春节的酥烤八宝鸭,感恩节时的烤火鸡。其实做出像烧鸡一样香的烤火鸡也很容易,稍微有点“难”的是“下决心”和“有信心”。

但若您对偷工减料有太高要求,也会让您失望的。如有一次在超市购物,发现自发粉打折很多,我情不自禁地和同行的朋友说:“嗨!我很喜欢自发粉,可以直接做馒头。”话音一落,我身边立刻围满了学生模样的面孔,我才意识到又是一年一度大学开学的日子。他们个个热情洋溢,眼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问我:“这自发粉真的可以直接做馒头吗?不用加水?也不用···”一个学生用十个手指和拢成一个空团,然后两只手上下来回倒腾着,想必在比方揉馒头:“···也不用拢成一团吗?”我立刻变得语无伦次,费了很大的力气给他们解释自发粉的意思。当他们明白除了不用加酵母粉,其余工序一个都不能少,并不“直接”时,失望的立刻四散而去。

另一次是在网上,一个学生说妈妈的蛋炒饭很好吃,想做来吃,问蛋炒饭应该是先放鸡蛋还是先放米饭。结果众说纷纭,有说先放鸡蛋的,有说先放米饭的。我很好奇,不知他如何抉择。最后,没想到他委屈的抱怨: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应该先放油?

又是一个对烹饪完全清白无辜的莘莘学子。我很佩服现在的父母,没教会孩子做最简单的饭食,就敢放他们来美国。当然现在的孩子也不以是否会做菜论英雄。

是不是每次做菜之前,我得先从开火说起?应该不至于。学子们是特殊群体,食人间烟火,却不识灶火,但我的菜谱也能让他们融入到咱们这一干百姓之中。

我的菜谱是为居家过日子,为老百姓的饭桌添加花样,为节假日添加喜庆,也让海外学子在忙中偷闲时重温家的感觉。

所以我的百姓厨房菜谱任重而道远,非常需要您的支持和关注。我也祝愿经您的手作出更多的美味佳肴,让它们成为您一家温馨美满生活的源泉。

愿您的厨房是祝福满满的发源地!

阅读作者更多文章,请点击这里进入作者网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