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霸凌阴影下的孩子”(一)

Asian Community Alliance presents Bully-Proofing Youth seminar by Jim Bisenius. Photo by Echo Lu

儿童心理辅导专家吉姆·柏森尼斯于1月23日在亚裔社区联盟(ACA)主办的的“校园霸凌阴影下的孩子”研讨会上发表演说。(摄影:吕晓炜)

西切斯特,俄亥俄(印州华报记者吕晓炜)——2016年1月23日,家长和学生们聚集在位于7847 VOA Park Drive的迈阿密大学美国之音校区,参加一场名为“校园霸凌阴影下的孩子”的研讨会。主讲人吉姆·柏森尼斯是一位拥有20年从业经验的专业儿童和青少年心里咨询治疗师,并专注于指导被霸凌的孩子如何应对被欺负时的各种情况。

2014年12月11日,13岁的艾米丽·奥尔森将父亲的枪对准自己的头,自杀身亡。当地媒体WCPO I-Team团队在调查中发现了大量证明艾米丽是校园霸凌受害者的证据。其中一项证据是艾米丽自杀十天前在网上和菲尔费尔德中学的另一位同学的聊天记录,“我在这地球上制造了如此多的麻烦。人们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怪物,我厌倦了。当你必须要和一些你不认识或者不喜欢的人解释你自己的时候,这很痛苦。你感觉得到他们在评论你,盯着你,讨论你。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想死。我的新年愿望是……让我完美的自杀计划按计划进行。”

2015年12月14日,艾米丽的父母提起联邦诉讼,指控9名菲尔费尔德的学校官员,学区,和校务委员会,控诉他们对艾米丽在学校被欺负的事情知情,但却没有按照职责做出努力去停止这些暴行。

考虑到目前社区的巨大需求,亚裔社区联盟(ACA)组织了这一次“校园霸凌下的孩子”研讨会。亚裔社区联盟成立于2004年,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其使命是向亚裔社区成员提供优质的,温暖的,与亚洲文化息息相关的各种活动和服务,以提高亚裔具名在大辛辛那提地区的影响。

艾米丽的父母马克和辛迪·奥尔森及其小女儿克莱尔·奥尔森也参加了本次活动。

在研讨会的开始,柏森尼斯说道,“我工作的内容非常贴近我的心,我并没有特意选择去成为一名专家。我从未想过我会成为一个教育孩子们如何应对校园霸凌的人,它就这么发生了,从我作为一名治疗师所接触的第一个孩子开始,几乎每一个孩子都经历过校园霸凌,而我必须尽快弄清楚如何使这些伤害停下来。”

“我将和大家分享我早期曾犯下的错误,所以在你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可以避免这些错误。而且这次培训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会一步一步地告诉你如何帮助你的孩子,无论他们是口头上,肢体上被欺负,还是被人在学校里孤立。”

柏森尼斯在做咨询和培训的时候自己创造了两个名字,他用“Mildew”来指代那些欺负人的女孩子,用“Ichabod”来指代那些欺负人的男孩子,因为几乎不可能有人给孩子取这样的名字。他说如果真的不小心冒犯到了哪位孩子和家长,他一定会道歉。

柏森尼斯在研讨会上详细地给听众解说了言语欺凌,身体欺凌和孤立这几种校园霸凌的区别,并且教给大家各种口头上,身体上,心理上的应对方法。他不但教大家如何帮助那些被欺负的孩子,也教给了大家如何帮助那些欺负人的孩子。会后,他还给大家发了一份9页长的讲义,让大家回家参考。

柏森尼斯和他的妻子已经结婚15年了,他们没有孩子,但他们一直在讨论领养孩子。他表示他可能会领养一个年纪偏大的孩子,因为他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他觉得他会比一个平常人更懂得如何对待一个背景复杂的孩子。当被问到他是否有自信在教育自己孩子时做到完美,他的回答是“不”。“我就算到了80岁也还会仍然在学习如何培育孩子,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的。”

艾米丽的母亲,辛迪·奥尔森说,“我们花了七年的时间想要有一个孩子,但是失败了。”辛迪和马克的一位朋友在他们还未有艾米丽和克莱尔的时候已经收养了一名中国孤儿。

辛迪认为中国拥有非常好的收养项目,整个收养过程大概要经历一年的时间。他们当年使用的是德州一个叫做“中国长城收养”的计划。

奥尔森夫妇飞到了北京,最终在山西省见到了他们当时只有10个月大的女儿艾米丽。他们从来没有对艾米丽隐瞒过领养的事实,当她年纪还小的时候,她看起来很能接受自己是领养的孩子这件事,直到她渐渐长大,并在学校被同学欺负。

艾米丽的妹妹克莱尔也是被从中国领养来的。姐妹俩非常喜欢一起在蹦床上玩,一起看电视。艾米丽会给克莱尔梳头,编辫子。辛迪说艾米丽很疼爱妹妹,无论要去哪里,她都想带上克莱尔,如果她要买什么东西的话,总是想着也要给克莱尔买点什么。

“她很甜,很善良,她有温柔的灵魂。”辛迪说。

在他们领养艾米丽之前,他们对亚洲和中国文化所知甚少。他们不得不做了很多的研究,还去社区参加中国新年的庆典,接到艾米丽后,他们每年都会一起去参加中国新年。他们还参加了一个叫做“拥有中国孩子的家庭”(FCC)的组织的地区分会,一开始在俄亥俄周代顿市的小分会活动,后来加入了在辛辛那提市的规模更大的分会。

艾米丽在学校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她非常聪明,她非常喜欢上学,从幼儿园开始。”辛迪说。“她从来都没有旷过一天课。”马克补充道。“直到她生命的最后几个月。”辛迪说。

艾米丽热爱户外运动,在7年级的时候开始打排球。她还喜欢阅读,对数学和科学有很大兴趣。“她就是非常爱上学。”辛迪说。

“我们只需要教她一次。就一次,她就知道了。”马克说,“而且她还常常教我们。”辛迪说。艾米丽对医药方面特别有天赋,他们曾谈论到她长大后可能要成为一名急诊室医生的事情。

过去的一年对奥尔森家庭来说非常痛苦,但他们从家人,朋友和社区得到了很多支持。“我们真的很想对大家普及校园霸凌的知识,因为很多人觉得这不可能发生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孩子们不说并不等于就不存在。”辛迪说。

“我觉得吉姆说得很对,孩子们甚至会对你撒谎,他们害怕说出来,因为那样他们会被欺负得更厉害。”辛迪说。

“我们家吃了不少苦头。艾米丽死后半年我的父亲也去世了。这真的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因为艾米丽曾经非常爱她的爷爷。”马克说。

“我们真的希望学校去教育孩子,孩子们能善待其他人,我不希望任何父母去经历我们正在经历的东西。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们都非常思念我们的女儿,我们愿意做任何事情去换回她,我们也希望能尽力帮助到别的孩子,所以这些痛苦他们都不会经历。”辛迪说。

当被问到什么让她最思念姐姐的时候,克莱尔回答“蹦床”,因为姐妹俩常常花几个小时的时间一起在蹦床上玩,艾米丽会教给克莱尔很多事情,她们会一直在蹦床上聊天,一起大笑。(待续)

 

亲爱的读者,敬请期待下一期我报记者对“校园霸凌阴影下的孩子”研讨会的深度报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